改名爱好者 一期一会

杏林不种杏,种小阿诚啊

     很久之前路过一个叫杏林小区的地方,我就想这里难道以前种了很多杏树吗,后来才知道这是一个关于医生典故,那里是一个医院的居民小区。所以当初看到这篇文章的题目就觉得很亲切,读这篇文也让我想起了一些故事,所以这不是长评,只是想分享一些我身边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 还有最重要的是向 @脑坑专用土 姑娘表白,很高兴能遇到这篇文,谢谢姑娘写了这么温馨的故事。也和姑娘在评论里有过短暂的交流,发现姑娘完全没有医学背景,竟然写出了这么生动鲜活又没有明显bug的医院故事,真的是十分惊喜。

     明大夫见到明大夫的开头,好有实习医生格蕾即视感(我是GA脑残粉,喜欢这篇文章的也可以去看看这个医务剧),第一个镜头就是手术室里站满了实习生,然后一个个的听老主任训话。不过现实的手术室一般都会规定进去的人数,因为无菌的要求所以满满的实习生应该不可能,一般的手术除了主刀,一助、二助上台的4个人以外,基本上最多还有两个学生可以参观吧,想起当时因为人数有限,错过了一些想看的手术真的很遗憾。满满的实习生估计是坐在外面的参观室(具体情景可以参见各种医务剧),其实我倒是觉得骨科医生最像建筑工人,有些手术需要用到锯子还有的要用锤子,而且这些工具的使用都需要花费一定的力气,不过他们依然需要高超的技术,要不那些断胳膊断腿的神经血管也不是那么容易接上的。神外的手术中开头颅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我有幸看过几台,设备完全没有电视拍的那么高大上,和姑娘文里写的差不多,他们在镜头下做,我们这些参观学习的人就在另外一个镜头前看,因为手术室的无菌要求,根本就不敢乱动一下。一般的手术研究生应该可以是上台,做做类似阿诚哥缝皮什么的收尾活。而且在手术之前,一助和二助都会和主刀一起讨论具体手术方案,然后一起和患者家属沟通交待签署手术同意书,所以明大夫们的相遇是注定的啊!我很好奇大哥保温盒里的绿油油的青菜,放了一中午还不会蔫吗,果然是资产阶级的高级货。有时候下班晚了去食堂看着那些青菜就。。。在手术室里听老师们聊天真的是一件很有趣的事,往往也是做了三四个小时做累了,聊聊天提提神,常常可以听到很多八卦轶闻,当然手里也不会停,往往会同时做一些简单操作,复杂的分离血管神经什么的那些重要时刻,估计可以用“手术室里安静的可以听见一根针掉在地上”来形容,不过在手术室里掉器械是会被洗手的护士老师骂死的。有些地方的手术室会提供和食堂不一样的盒饭,供常常不能按时吃饭的手术医生食用。有郭骑云这样好的住院总搭档真好,当然如果能遇到阿诚哥这样的老师带教,估计去他们科实习的同学真的会挤满整个办公室,因此他们的值班会变得很轻松,想想都觉得很棒。
      饮用水都要转两圈还没有喝到,我不得不同情可怜的阿诚哥,因为据我观察一般每个办公室都有直饮水或者饮水机吧。我倒觉得那种号称五个橙子变成一杯果汁的鲜榨果汁还不错,不过我的同学狠狠吐槽说,皮都没洗,你也敢喝!不知道设计住院大楼的建筑设计师是不是脑回路不一般,我们医院常常被人吐槽像迷宫一样,第一次来这里绝对会走错,根本找不到做检查的地方。我们走在路上经常要被问路、跟人指路,所以常常要详细交代自己的病人怎么走怎么走,在几楼几楼,然后他们才能够安然的完成检查。所以初来乍到去会诊确实也是头疼的事,而且常常不能坐电梯,每层楼都要会诊,有些急会诊还偏偏要在半个小时之内完成,不过现在的会诊一般都是发在电脑里的了,特别急的都直接打电话通知。可怜的梁萌萌依旧被阿诚哥吃的死死的,不过官官相护什么的,确实在人情社会还是普遍存在的吧。关于衬衫领带大衣的打扮,行政人员这么穿是有可能的,一般的外科医生除了特别讲究的,估计都是休闲打扮居多,也只有出席会议演讲等正式场合会这么穿。学医估计很容易受到家人的影响,而且有这么优秀的大哥在身边,肯定也希望变成他的样子,这是自然的偶像崇拜。但是现在的医疗环境和医患关系等问题,我们老师都在说,以后自家的孩子千万不要学医,而且学医找不到好工作呀,不过明家三学霸估计是各大医院抢着要啊,况且他们家自己就有医院。真的太有趣了,关于私生子的流言真是太好笑了,还有伺候一辈子什么的,这些估计都是手术室的谈资。老实的住院总郭医师,真的太有想象力了,真是出卖朋友的好队友。王老师这样的好老师其实对学术很认真,就是性格怪了点,不过大牛不就是这么特别吗。谢谢姑娘用大姐的话说出了现在医生的艰难处境,作为富家公子真的没必要干这种劳心劳力又不赚钱的活啊。不知道听到大哥答案的阿诚哥有没有心里甜甜的。放着科里的青年才俊大帅哥不用,显然不是护士长的风范,可惜那些新年晚会确实也只有那么好看。估计是阿诚哥这样的好苗子都被金婚之歌这样的诗朗诵故意淘汰了,大哥真是出的一手好主意啊。受伤的小明有曼丽小天使照顾真好,对于HIV的检测,有3-6个月的窗口期是检测不到的,所以阿诚哥的担心也是对的。这些检测对于医生的保护真的太重要了,偏偏有些隐瞒病史的病人跑来看病,不过后来都被劝走了去有条件的医院进行治疗……每个总住院确实好辛苦,我有个好朋友今年开始当老总,基本24小时在医院呆着,过年过节基本上也是在医院过,有时候聊聊天突然人就不见了,说是出急诊了。而且住院总有一定的行政安排,要负责排班、安排床位和手术,要去会诊、晚上要做急诊手术。王老师看望病人还不忘考一下脑震荡的临床表现,真是老教授做派啊……大概每个医院都有一家卖的又贵东西又不全的便利店,不过有时候值班什么的还是会去买买东西。住院大楼确实是通讯不好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些医疗仪器的干扰,或者是设计问题,有的时候甚至是根本就没有信号。病房里的电视每天都是定点播放, 晚上考虑到患者需要休息,一般十点就关了,有的时候也会放一些科普节目。Wifi倒是有,要不周末值班的医生们真的会太难过,有些病人也会用破解密码的app上上网,或者直接问我们要密码,当然一般都会被我们拒绝,让他少上网好好养病。有些医院的住院总应该算二线的,不过估计他们神外手术太复杂,有些手术的权限需要明楼这种级别的医生才能做。英文交班现在很流行啊,不过一般是口头的居多,还有用英文查房的。关于医疗纠纷,有的家属确实不能理解,可能人送来的时候确实是好好的,但是有些急症的发生发展往往变化很快,所以会发生一些医生根本预料不到或者处理不了的情况。对于脱掉白大褂的明医生这样的行为常常也是只能想想而已,真的动手了估计是工作都快没了,所以经常看到伤医事件,还有被不理解的患者辱骂甚至下跪。直肠指检一般的科室体查是不做的,不过有些泌尿外科之类的科室还是必须做,一般都是侧卧位检查的比较多。妇产科的检查一般就是截石位,忽然就想起实习那时候天天做清洁和检查的经历了,姑娘们都要好好爱自己哦!小童医生可以让明老师带教,能够被明老师随便说句什么鼓励的话,还能看到明老师的小笔记,一定会被迷得不要不要的。我也好想去复印一本明老师的备忘,当然也一定会拍照片!关于医保报销比例确实是要严格控制的,也是主任们头疼的问题,这也导致了一部分必须要用的药物不能用,甚至一些病人会因为费用问题失去一些最好的治疗措施。会画画的学解剖真的很有优势,而且他们肯定空间感很好,我也好想要一副彩铅大脑立体解剖图,这个情节让我想起了格蕾里面的神外科医生Derek,他和格蕾的卧室墙上就画了一副他们一起攻克的脊髓肿瘤的彩绘图。医生们这样的秀恩爱,这特别的情趣,羡慕死单身狗啊。

我也有同学狂热的喜欢植物大战僵尸,甚至觉得那些脑子十分可爱,还会告诉我要用什么策略是最省阳光的。核桃确实和大脑的那些沟回长得很像,而且我很不科学的相信吃核桃补脑子,哈哈。关于师生恋的故事,现在的医院应该不多见了,因为现在的医院要求都要博士毕业,所以和实习的小学妹差了都快10岁了,当然年龄从来都不是问题,不过优秀的博士师哥早就名草有主啦。 

      姑娘的初衷是写一个他们恋爱的故事,说完了那些就像发生在身边的医院情节,我们说说他们错综复杂的感情故事。从开篇阿诚哥的那点不想被大哥发现的小心思,还有被小明的错误双毒恩怨分析搅晕了生闷气的阿诚哥,连大哥的佳人有约都不知道那个“佳人”其实就是自己……外科医生真的会读心术,因为大哥一开始就是那个默默关怀着小阿诚,不过阿诚哥在大哥面前估计有些表现也太不自然,往往在喜欢的人面前常常会小心翼翼而显得很笨拙,经常变得患得患失。(别对我说谎,真的是一部很好看的研究微表情的美剧啊,我是不是跑题了。)不过看到阿诚哥一步步的剖析自己的心情,作为读者的我看了真的又开心又心疼,因为这不是一条容易的路啊,而且那种暗恋的心情肯定会让人既快乐又难过,一步步的提醒自己要清醒,一步步的又希望可以天天和喜欢的人在一起,希望他知道自己的心意又希望他不要知道,这种矛盾的心情真是苦了阿诚哥。不过大哥也是一个撩弟高手,随便讲出一句话,阿诚哥分分钟就沦陷啦。特别是那句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’太戳心窝啦~~他们的表白也被写的很好,“我想看见的未必就是我能看见的”,这句话虽然有一点点小小的无力感,还好他们心里有彼此,落花有意,流水也有情啊。关于前女友的出现,阿诚哥又不淡定了。不过值班室里的那个吻和“我的小阿诚并不怎么信任别人,可总是相信大哥的吧”,估计治愈了一切。因为医闹受伤的阿诚哥,真的太可爱了,还有他们的那一场云淡风轻的直肠指检。大哥真的什么都知道,其实感觉大哥也爱的很小心和很用心,所以喜欢故事里的他们。故事里的小明也是那么迷糊又可爱,对王老师和大哥恩怨的不靠谱分析,和看清内心后对曼丽小天使的爱,明家日常永远那么甜。大姐还是那么霸气又那么关心着他的每一个弟弟。

      好想抱抱那个十岁的阿诚,那个喜欢白衣服会发光的小阿诚,也许在那时候他就被种下了当医生的梦想,真的变成了一个穿着白大褂闪闪发光的明医师。在我心里,他从来不是大哥的附属物,他只是他近旁的一棵树,做为树的形象和他站在一起。他一生都在追赶他,崇拜他甚至希望能超过他,但他也爱那个如父如兄,亦师亦友的大哥,还有很幸运的在十岁遇见了那个从此可以一直相信的大哥。感觉舒婷的这首诗完美的表达了他们的感情“根,紧握在地下,叶,相触在云里。每一阵风过,我们都互相致意,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。你有你的铜枝铁干,像刀,像剑,也像戟,我有我的红硕花朵,像沉重的叹息,又像英勇的火炬,我们分担寒潮、风雷、霹雳;我们共享雾霭流岚、虹霓,仿佛永远分离,却又终身相依,这才是伟大的爱情,坚贞就在这里: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,也爱你坚持的位置,脚下的土地。“”

     杏林的典故被当作了温暖的睡前故事,当代的神医明楼他一定也觉得自己好幸运,他在十九岁遇见了一棵值得栽培的小树苗,最后种成了一株和他一样的栋梁之材。


评论(2)
热度(106)

© 无尽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